人文钱塘

我的奋斗我的梦——最忆是江干征文选登(四)

www.hzjgnews.com.cn  2017年09月12日 10:56:53 星期二  

诗词两首

□区政协 滕义勇

皋亭歌

皋亭之阳兮有水乡

上塘绕城兮入钱江

丁兰刻木兮录孝典

赤岸小桥兮倚古樟

龙居潜蟠兮小镇起

班荆古驿兮帐谷藏

不鸣则已兮待薄发

一飞冲天兮美名扬

 

沁园春·城改

丁酉初春,钱塘北岸,江湾古渡。

看无序错落,六社横卧。

各类店铺,小巷深处。

乱麻网线,藏污纳垢,

达摩之剑悬于户。

整改拆,一轮又一轮,敢问出路?

借城改东风,古村新貌脱胎换骨。

与家园作别,记忆藏收。

期待重建,静静守候。

蓝图已定,大兴土木,

新城拔地钟灵秀。

盼未来,望山又见水,乡愁依旧!

 

最美江干不是梦

□区城管局 丰连根

城市东扩非豪言,宏伟蓝图大手笔。

最美江干即壮语,男女老少齐参与。

且看今朝钱塘江,昔日旧貌已难见。

摩天大楼拔地起,跨江彩虹人称奇。

蓝天碧水草木青,市容市貌日月新。

政府重拳治五水,造福后人百年计。

作为江干城管人,深知肩上担子重。

服务执法两兼顾,人民利益大如天。

来之不易新局面,懂得如何去珍惜。

违法违规绝不容,依法公正来查处。

日常工作繁又琐,认真细致拓思路。

遇到群众不理解,热情耐心不嫌烦。

一身正气两清风,爱岗敬业引为荣。

最美江干不是梦,辛勤耕耘奏凯歌。

 

机场路与笕桥的变迁

□江干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金信良

提起笕桥,人们每每会想到笕桥机场,而通往笕桥机场的公路叫“机场路”。机场路至今依然是杭城最宽敞、漂亮的马路之一,因当年民航机场也设在笕桥,故市民尊称“迎宾大道”。硕大的香樟树静静地伫立在黝黑的柏油马路两旁,绿荫婆娑别有韵味,而笕桥镇就依偎在机场路的两侧。

忆往昔,笕桥镇历史悠久,在新石器时代就有养蚕织绢了,是杭州丝绸的主要发源地之一。很早以前,因笕桥地区家家养蚕、户户种桑,为丝绸锦缎的织布提供了丰富的原材料——蚕茧,故笕桥古称“茧桥”。吴越时期钱鏐王倡导“四方喋血以事干戈,我且闭关而修蚕织”振兴经济,故杭城“杼机之声,比比相闻”,自此“丝绸之府’名扬世界。而昔日杭州丝绸的机坊以东园巷的机神庙最有名,后机神庙迁到了笕桥的机神村。勤劳淳朴的笕桥百姓,除了桑蚕产业,为求内心信仰寄托和祖先保佑,建了很多寺庙、祠堂,其中三座石庙老底子最有名,即位于白石村的“白石庙”、位于黄家村的“磁石庙”和位于大井村的“青石庙”。

机场路在南宋时叫“走马塘”,据南宋咸淳《临安志》记载:走马塘在艮山门外,平坦可驰马,故名。那时,走马塘位于杭州东郊,曾经九里苍松夹道,古柳修竹,一派繁荣景象,故又称“东郊路”“城东九里松”。它是南宋都城连接北方的交通要道,凡是从苏州、嘉兴等地传递的邮差和官员商旅,都从临平驿站经走马塘进入临安城(杭州)。所以,南宋时期走马塘车水马龙,官商熙攘,极尽繁华。

笕桥镇的繁荣与机场路结下了不解的情缘,它西起艮山门外的闸弄口、机神村,东至茶花村(今横塘村小营门),一衣带水。清翟灏《艮山杂志》记载的走马塘与今天的机场路、笕桥镇便十分相仿:自艮山门外二里转塘头起,东过机神庙、闻皇庙、诸葛庙(下菩萨)、石陡门祠、祠堂坂(今范家村)、姚陡门(原农药厂)、枸橘弄、斋僧馆(今花园村)、逯家亭(今双凉亭草庄、黎明村一带)、茧桥(今笕桥、同心村)、喻家界至茶花村(今横塘村、大井村一带),共约十里。这是当年笕桥与机场路关系的最好写照,很多地名一直延用至今。

国民政府时期(1933年),因笕桥军用机场运送物质需要,由中央航空学校投资,走马塘被改建成了专用公路,并更名为“机场路”。1972年,尼克松访华前机场路被拓宽,道路两旁种上了香樟树,才有了今天的华盖绿荫;1998年,克林顿访华前机场路再一次进行了扩建,才有了现在的公交专用道。笕桥机场因是中国第一所航校,当年民航、军用机场又合在一起,而享誉海内外,笕桥镇也因此闻名。

改革开放后,笕桥镇的飞速发展也得益于机场路与笕桥机场便捷的交通和信息。敏锐的眼光、大胆的尝试,使笕桥这个昔日杭城的菜篮子工程——蔬菜基地,演变成了乡镇企业快速崛起,提前迈入城市化步伐的城镇。西子奥的斯、万事利集团、杭州湾建筑集团、城东汽配城等一大批著名企业在城郊结合部迅速崛起,笕桥镇也成了江干区的经济大镇。后来,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原本隶属于笕桥的闸弄口新村、洑家新村、机神新村、三里屯、董家村、范家村等,先后划入闸弄口街道。

然而,粗放型乡镇企业的经济发展模式,使笕桥镇也难逃“先污染后治理”的厄运,原本清澈的白石港、笕桥港被污染,变成了污水刺鼻、垃圾漂浮的水场,让人痛心疾首。“治水先治污”,从截污纳管到“三改一拆”;从铁路东站交通枢纽大项目的推进,再到“五水共治”的河长制。这些改革举措,不仅使笕桥镇的整体面貌焕然一新,城市水系也得到大力整治。如今的白石港及其支流是城东一大亮点,可谓江南水乡两岸堤,波渺柳依碧空尽,莺歌燕舞芳草远,鳞次栉比高楼耸。它妩媚的风姿宛如一帘衣袂,那飘逸的罗带时刻撩拂着笕桥一带。徒步在白石港,信手摄来如诗如画,令人陶醉,着实为城东新城增添不少姿色。

看今朝,为提升城东新城品质,笕桥街道正快速推进城市化发展进程。笕桥老街已整体拆迁,将改造成历史文化街区,与笕桥机场航空博物馆接壤。继弄口、白石、草庄整体拆迁后,黎明、水墩、笕桥、横塘等也正在拆迁。笕桥镇也早已翻牌为街道,村改社区,虽然没了耕地,但优惠的拆迁补偿政策使昔日栉风沐雨的菜农,都变成了坐拥几套住房的富民,让我们这些新杭州人羡慕不已。

望明天,一座崭新的以东站交通枢纽为核心的城东新城屹立于天堂杭州的东大门,那可是生态之城,魅力四射。杭州城市东扩的步伐在快速推进,正奋力与国际化名城接轨。江干笕桥也必将插上腾飞的翅膀,用他们勤劳、聪慧和开拓、进取精神,犹如搭乘东站的高速铁路,与钱塘江时代的脚步一起驰骋。

 

社区工作初体验

□闸弄口街道京惠社区 王汉瑛

2010年的11月,我来到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岗位——社区。经过了几年时间的亲身实践,我想我已经了解了它,了解了它真实的一面。

不错,社区是名副其实的最基层,在许多外人眼里,社区里无非都是些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琐事。社区给人的印象也总是一帮老大妈围着这些琐事转悠,闲来时就看着报纸捧着茶杯聊聊天。如此想来,社区工作确实是件快活自在的美差儿。面对这一幅自在美景,我只想说,对不起,这纯属虚构。社会发展之迅猛的确让人悍然,我们的城市不乏高档社区,当然也有老社区,只是诧异,社区工作给人的印象为何总是停留在十几年前的状态。随着众多新兴小区的出现,社区工作当然也在随之发展。当人们还在抱怨社区啥事也管不了只是养闲人的地方时,殊不知,这帮“闲人”正在不起眼的角落忙碌着。

我也是进到社区后才发现,社区可不仅是只管敲章的地方,其实每个人都有明确的分工,各司其职,一人一岗在这里有完美的体现。当然,这只是硬性的工作分配而已,事实上,基层工作对社工的要求还是挺高的,因为居民一有困难最先想到的一般就是社区。当居民带着一堆疑难杂症找到社区时,社工的职责就是尽全力解决,小到水管爆裂、邻里摩擦,大到拆迁安置等各项政策咨询,社工不会推脱,只会竭尽所能给居民一个满意的答复。“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句话套用在社区工作上,再合适不过,社保、民政、计生、卫生、文化等还真是一个不少。

社工的本事也还真是让人佩服,可谓能文能武,十八般武艺俱通。拿起笔杆子,针砭时弊,句句精辟。抡起扫帚杆子,马路楼道,垃圾杂物一扫而光。下懂修水管通电路,上能领会各项政策方针,文武双全,丝毫不过分。

社区是一项事业,需要努力经营,对我们而言,社区是个锻炼人的地方,更是我们事业的开端,如果能够做到在事业中发展自己,同时事业也得到了发展这样两全其美,那么我能说那是一个最好的结局,最圆满的答案。但是也只有自己真正融入事业中,才能有这样美好的收获。时间虽过去将近七年,但很多东西还需要我好好学习,这就需要我们加深功力,好好修炼,争取做到慧眼识金,服务大众,提升自己,这也是我给自己的一个奋斗目标。

 

幸福在写作中延伸

□采荷新村 陈一定

1989年,我从下城区建国北路搬迁到江干区采荷新村,从而成了一名永久性的江干人。

我文化不高,只读到初中一年级,1949年参加工作后,开始喜欢写作和摄影,从兴趣爱好形成习惯,结下不解之缘,经常利用闲暇的时间采写新闻报道。入住采荷29年来,一直用笔和相机记录江干区的城市建设、经济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的成就和变化,为杭州、江干叫好。

我是残疾人,右眼从小失明,日常生活只能依靠近视的左眼,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左眼近视越来越深,几乎失明,但一想到政府对残疾人的关爱,对我和我家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便想尽自己的绵薄之力,积极参与社会活动,为我们国家残疾人事业的发展以及我们残疾人在社会中展现时代正能量进行宣传报道。

为提高写作水平,我参加了采荷街道阳光文学社,2013年,阳光文学社的文友们积极鼓励我,把我所写的文章集结成书,江干区残联和采荷街道的领导得知后,大力支持,不久,一本以宣传残疾人正能量、社会爱心人士助残扶残、扶贫帮困为内容的《心灵放歌》——陈一定作品选集出版了,这本书籍的出版不仅圆了我的出版梦,更激发了我继续从事写作,把更多社会“正能量”用笔记录下来的决心。

《心灵放歌》一书的内容,大多是反映社区、区残联组织的各项活动中的所见所闻和好人好事。

我了解到江干区有许多残疾人自强不息,抗争命运,重塑人生的事迹,他们克服常人想象不到的困难,和健全人一样,为人民、为社会作贡献,他们所作的一切,令我奋进,令人鼓舞,所以他们的事迹一旦被我发现,我就不顾自身视力障碍的困难,回家把它写出来,为了让自己能够看清,经常只有用放大镜照着写字,就这样反复写,反复修改,直到满意为止。

有一次,我听说我们芙蓉社区有一位叫钱荣生的聋哑老人,他退休后在社区默默无闻的为居民免费修鞋,真有这样的好人?我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拎着一双破鞋,到他的修鞋摊去修理,他接过破鞋看了看,用手托了下自己的下巴,我并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他见我还站在等着,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示意我坐下,随后就管自己修起了我拿来的破鞋。打磨、裁剪、定掌、修编一套修鞋工序下来,只过了5、6分钟,一双修好的鞋子已经回到我的手中,如此娴熟的技术让我十分惊叹,不禁想向他竖起大拇指,我要给他工钱,他却摇摇手,举起右手,往前一摊,我哪懂那是什么意识,还以为是钱给的不够,还是旁边来修鞋的大妈告诉我,他修鞋是不收钱的,经过这事后,我也相信了他义务修鞋的事迹。第二天,我请来手语老师黄丽华当翻译,对钱师傅进行了采访,并把他的事迹写成稿子,发送给《江干报》,稿子很快见报了,我又结合群众的反映进行了修改,充实了一些内容,投寄《浙江日报》《杭州日报》等新闻媒体,随后报刊、电台和电视台也都来进行了采访报道,现在他已是杭州市平民英雄、杭州市十佳道德模范。

我发现身边真善美的钱荣生之后,迅即挥笔讴歌,钱师傅的事迹经过众多媒体报道后,名气之大、影响之深,引来城北大关、拱宸桥、城南闸口、南星桥的居民前来修鞋。感到无比的开心和幸福。

又有一次,江干区残联召开助残扶残爱心人士座谈会,区残联理事长邹倩介绍了一位叫徐琴的爱心妈妈自掏腰包30万元创办智障孩子“弯弯托管中心”的事迹,这让我肃然起敬,我自己也是个残疾人,女儿也有视力障碍残疾,是一户双残家庭,而且女儿从12岁开始确诊红斑狼疮并发肾炎、尿毒症、直至血透后肾脏移植,上百万的医疗费用,家庭更是困难重重,成了因病致贫的杭州市困难救助家庭,困难中,我家也曾受到过很多爱心人士的帮助,因此我对无私奉献的爱心人士一直心存感恩之心。

我决定对徐琴作一次采访,把她的事迹写成稿子投递《江干报》,报纸发表后,得到各级领导的重视和大力支持,还有许多阳光妈妈加人了托管中心的志愿者队伍,区残联专门腾出场地,让托管中心有更大的活动空间,同时还帮她办起了“爱心超市”“洗车坊”,托管人从原来的7人增加到28人,为残障孩子的家长们解除了后顾之忧,现在,徐琴本人也已成为全国残疾人事业十大新闻人物。

生活在江干是幸福的,政府落实的各项惠民政策,帮扶政策,可以说,我都享受到了。我左眼黄斑变性,走路看不到路面和台阶,经常摔倒,我曾跑了五六家省市级医院希望医治,但都遭到回绝,说我只有一只眼睛风险太大,不予治疗。区残联领导主动帮我联系浙江眼科医院,并上门做我的思想工作,要相信现在的医疗技术,通过手术,现在我走路行动,再不用拐杖了。我女儿2000年的移植肾脏,2015年已失去功能,只能再进行血透治疗,可一周三次到医院做血透,路上往返成了最大的困难,怎么办?还是靠江干区文明办帮忙,联系了江干区蒋金海爱心车队。蒋金海队长上门了解情况后,当即表态愿意免费接送,在我受惠期间,就把夸赞蒋金海爱心车队的“时代最强者”发送推荐给《解放日报》,《解放日报》得知这一消息,在今年2月4日该报第4版刊登了题为“草根善良的初心”的文章,赞扬了杭州江干的精神文明风貌。

现在我深深感到,生活在江干是幸福的,我要为江干幸福,尽绵薄之力,继续积极为宣传社会主义正能量出力,谱写江干故事。

作者: 编辑:王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