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钱塘

他是我的眼睛,帮我舞文弄影

www.hzjgnews.com.cn  2017年07月28日 09:51:39 星期五  

在江干区的残疾人中,只要提起胡志耘的名字,不管是肢体残障、视力残障人群等,都会竖起大拇指,称赞他一个工作认真,乐于助人排忧解难的大好人。

我认识胡志耘是2006年12月2日,那天我有幸代表江干区残疾人与胡志耘等到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共享阳光——同一首歌与残疾人法律援助同行”大型公益晚会。那年我74岁,加上视力不好,在京期间都是他搀扶着我进出人民大会堂。等晚会结束时,大会堂外的路面已结了薄冰,他拐着腿,紧紧地拉着我的手臂,还不时提醒我,“小心路滑、小心路滑”。他无微不至的帮助照顾,深深感动、温暖了我。

从那时起,我每次参加区残联组织的各项活动,都能看到他手提照相机忙碌地捕捉一个个的瞬间,时间一长,我俩之间接触多了,二人无话不谈,成了忘年交。

我生性好动,爱好交朋友,更喜爱写作和摄影,遇到身边的好人好事,我会及时动笔和拍摄照片向媒体发送报道。

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报刊等媒体开始实行无纸化办公,要投稿必须通过电子版发送了,可我对电脑一窍不通,后来我听朋友介绍,用手机也可以写字就于2010年买了一只天翼手机,用五笔输入法一个字一个字地按键输入,再请社区或街道工作人员及好友帮忙,在电脑上编辑格式,发送到有关媒体。

有了这样的手机,对写作确实起了很大作用,它的特点是屏幕上字体可以放大,想写随时可写,哪怕睡在床上,凭着屏幕上的亮光照样可以一字一字地出现在屏幕上,十分方便,一到全文写好就可以发送到社区、街道等宣传部门帮助发到刊用的媒体。可好景不长,五六年过去,我那实用的手机由于长期使用频繁,损坏不能使用了。为了这样的手机,我跑遍了杭城所有手机市场,都回答说:这样的手机已淘汰,不生产了。

我不死心,又花伍佰多元买了一只老年机,结果该手机没有放大功能,学不会操作按键只得放弃使用。稿子不写,整天无所事事,有的好友劝我,80多岁了,残联和街道也为你出版了《心灵放歌》一书,园了你出书的梦,应该歇息了,保护好自己的眼睛要紧。朋友们的劝说出于好意,我理解,可一停了我写文章的爱好心里又是何等难受,空虚啊!

我忘不了一次在《杭州日报》召开荣获好新闻一等奖表彰会,在台上,哪怕我眼睛瞎了,也要坚持写稿的承诺,我决心振作精神,克服困难,重树喜爱写作的决心。一次我参加了区盲协组织的活动后,用手写稿请胡志耘帮忙打字成电子版发给《江干报》,稿子见报,我和胡志耘都为见报而高兴。胡志耘真诚地对我说,以后稿子尽管拿来,我一定帮你打印。

说实话,年纪不饶人,毕竟是85岁的人了,我现在写字,只是凭感觉,有时自己前头写的字到后头,也会一时认不出写的什么字,想改改也感到困难,好在胡志耘已看惯了我写的笔迹,只要读得顺,他就按意思打印。现在我写一篇文章,从我初稿,要经过四道程序,一是我手写初稿,二是手写初稿打成电子稿,三是电子初稿再经编改,定位正式稿子,四是将修改的正式稿打印成电子版发给有关媒体。每次都是他不厌其烦地帮我完成文章的发表。

我还有一个爱好是摄影,他也有一手好的摄影技巧,特别是后期制作,我因视力障碍,现在拍照只用一只卡片机,但常有左邻右舍、亲朋好友要我为他们拍证件照、合家欢、旅游纪念照等,为保证照片质量,我凭先前所掌握的经验,采取多拍几张,让胡志耘挑选后,调整修改亮度层次去照相馆冲印。照片送到被拍人手中,都会称赞我拍的照片与照相馆拍得那般好。听到这些赞美语言,我心里总是乐滋滋的。

可以说:我现在所取得的一切的一切,都离不开胡志耘的热心帮助,真可谓他是我的眼睛,帮我舞文弄影。

作者:陈一定 编辑:王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