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钱塘

漫话钓蛏子

www.hzjgnews.com.cn  2017年07月11日 10:27:26 星期二  

钱塘江入海口一带常年有大量淡水流注,海水咸度适中,在这片滩涂上,饵料丰富,是贝壳类软体动物栖息繁殖之地。诸多贝壳类软体动物里,有一种叫蛏子,是百姓饭桌上的美味佳肴,肉韧结实、味道极佳,俗称“海里的人参”。

常见的蛏子像一截小木棍,比筷子略粗些,长如中指,两扇很薄很脆的长壳,表面常生长着一层浅绿色的薄皮,合抱呈竹筒状,中间柔软身体乳白色,晶莹如玉。上边是头,有眼睛,下端似秃的毛笔,会蠕动。也许是很鲜嫩的缘故吧。

清乾隆间城东著名文人翟灏称蛏子为孩儿蛏,他在《甘棠村杂咏》里赞美:“孩儿蛏嫩钓盈筐,童子鱼鲜一尺长。好认金狮沽玉醴,更来白石买黄羊。”诗末注:“彭家步(即今彭埠)出孩儿蛏。”

另东郊诗人张涟《东郊土物诗·钓蛏》也述及:“有客学渔师,坐钓沙嘴月。寸寸白璧光,中肠坚外骨。鲜食取给便,澄沙掇未竭。不等蛤与螺,赤手探凹窟。”

据此可知,清代杭州东郊彭埠、白石一带临江近水,曾产蛏子。访问沿江村坊的老人,他们说上世纪五十年代,六堡、七堡的滩凃上还可以掘到蛏子,还有黄蚬。

在一般人的想象里,蛏子和蚌、蛤、蚬一样,移动缓慢,直接用手或器具捕捞就是了,省时又省力,为何要借鱼钩垂钓?似乎有点费解,其实蛏子不是那么好抓的。栖息于江海滩涂中的蛏子是直立的,身体大部分埋入泥沙中,头部触须极为灵敏,遇到危险或环境不良时,强而有力的锚形斧足会快推速沉。就像跳跳鱼一样,很难抓到。有人借助器械挖,但在一定深度的水里,就未必奏效,所以人们采用钓的方式捕蛏子。

听经常捕捞滩涂鱼虾的赶海人介绍,天热时,蛏子在水底露头,这时必须轻手轻脚,不可惊动,不然它早躲得无影无踪。垂钓人眼睛要好,找的过程中,如发现群居的蛏子躲起来了,得有足够的耐心,等蛏子再次露头,就将钓钩放下去。钓具通常是一根剖开的,坚挺而笔直的小竹竿,下端牢牢绑上一截缝衣针,尾端做成稍弯的钩,看清蛏子模样后,钓钩直接插向蛏子开口处,蛏子一惊一痛,马上夹闭,这时只需快速拎出水面就是了。

天冷时蛏子也能钓,一般趁水退后沙滩裸露出来,赶海人在滩涂上进行搜寻。用脚在滩涂上用力一跺,滩涂上筛子眼一样多的洞穴,会因震颤挤压而冒水,冒水大的多数是蛏子的洞穴,下面往往躲着蛏子。跺脚和下钩须同时进行,稍一迟缓,蛏子就会钻到钓钩所够不到的深处去。钓时也有技巧,由于看不到,仅凭感觉,须顺着冒水的方向直下去,触及壳体,就顺势旋转小半圈,蛏子因受到惊吓,自然合拢两片外壳,向深处钻,但由于钓钩插进它的软体里,外壳一收缩,加上钓钩转方向后已钩住它的整个身体,动弹不了,这时钓钩一提,蛏子就拉出洞外。这钓法其实和钓黄鳝一样,需要眼快手疾。据说还可用盐钓蛏子,先用铲子将表层泥沙除去,看到蛏子窝(即圆洞),马上洒上少许细盐,蛏子遇到浓盐刺激会自己爬上来,用手拽出即可。

杭州东郊曾产蛏子、鲻鱼,说明那时江河水质相类似,均属斥卤之地,所以繁衍这样的水生物。都说一地有一地的风土人情,东郊人钓蛏子一事,见证了城东那段逐步进化的历史。

 

作者:顾国泰 编辑:王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