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钱塘

长安怀旧一日游

www.hzjgnews.com.cn  2017年07月11日 10:24:15 星期二  

50年前,我离开海宁市长安镇时,还是个三岁的伢儿。那个时候我的年岁实在太小了,当初古镇留给我的印象,可以说就是一张白纸。如今映入我眼帘的长安古镇,是一幅引人入胜的画卷,上面画有修川路、浙江财经大学东方学院、高楼大厦、民居,还有虹桥、长安老街等赏心悦目的图案。人在美景中行走,原本心情应当是乐不可支的。可是由于我心中装着驾鹤西去的母亲,脚步就变得像灌了铅一样地沉重,脸上也浮现不起一丝快乐的笑容。

长安之名,取自长治久安之寓意。长安古镇历史悠久,古迹众多。横跨在上塘河上空的虹桥,冲眼望去似弓如虹,它给平静的上塘河增添了一点古韵诗味。据南宋咸淳《临安志》记载,虹桥又名长安桥。明成化《杭州府志》则说,桥亘如虹,故又名虹桥。由此可知,至少在南宋咸淳年间(1265-1274),已建有此桥。清道光二十八年(1848)桥塌坏,咸丰元年(1851)重建了虹桥。

我到长安古镇旅游之前,原打算到虹桥上去驻足半个小时,感受一下水巷气息带给我的诗情画意。我想站在古桥上怀旧,至少心情不会那么阴霾。可是在古桥上撒欢,吠叫的几条草狗、西洋狗,它们没能让我的原计划得偿所愿。幸好,当我用手机对着虹桥拍照时,我的身边没有出现令我憎恶的狗。我是与生俱来怕狗的一个人,而偏偏在长安古镇的老街区内四处乱跑的狗随处可见。怀着对狗惹不起躲得起的心态,我临时决定花钱雇辆老人代步车,以车代步去逛高新区与老街区,我可不想在长安镇区内被狗追咬。

给我开车的这位司机是位六十开外的老人,他是地道的长安当地人。据他说在改革开放前,长安镇区内的狗影子很少见到。近几年来有钱的人家与日俱增,许多富人钱多烧得慌,养一条狗,或者几条狗取乐。他们玩厌倦后,又把狗遗弃在大街上,所以在长安镇区内家狗、野狗会多如牛毛,泛滥成灾。

坐在老人代步车上,我和司机先从狗事聊起,后来我把话锋转到了正事上。我告诉他:“长安古镇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我这次来也算是故人寻旧了。”得知我来长安古镇旅游的真实目的后,他主动当起了我的向导。从他嘴中我悉知长安丝厂(又名浙丝一厂)早就不存在了,原长安丝厂的厂址,早已改建成了服装厂。当车途经道口时,他停下了车,并且走出了车门,用手指给我看,说穿过铁路,就是原长安丝厂的旧址。只是他的车过不去,否则他会开车带我去那边转转。

虽然长安丝厂已消失,但是我母亲和长安丝厂的渊源,在我的脑海里已经刻骨铭心了。我母亲十八岁那年从杭州市背井离乡地来到了长安丝厂,当了一名缫丝工,她在这家厂里一呆就是十几年。九岁就在资本家开的摇纱厂里当了童工的她,从来没有跨入过校门一天,是长安丝厂组织的扫盲班,让原来目不识丁的她,学到了文化知识,也是长安丝厂的党组织,帮她圆了中共党员的梦想。由此,我母亲对这家厂充满了感恩之情。我母亲也是在长安丝厂经某位工友的牵线搭桥认识了我父亲,当初我父亲是一位军人,远在广东省某部队工作。他们结婚后,先后生下了一对儿女,就是我和弟弟思源。我弟弟就出生在长安镇,他出生后的第二年,就是1966年我母亲调离了长安丝厂,调到了杭州红雷丝织厂工作。

我母亲生前不止一次在我耳边提起过长安老街,她说在我婴幼儿时常抱着我去老街上购物。只是长安老街的影子,在我的记忆中已是一片空白。在长安古镇一日游时,当我的目光和东街、中街这两条老街上的二层灰瓦木质板房,沿街的店铺,还有路面上或齐整,或破败的青石板重新碰撞时,我感到它们是那么的陌生。同时,又是那般地亲切。至于西街,听给我开车的司机说,早已拆除不见踪影了。从他嘴中我还获悉,在魅力四射的高新区没有开发前,长安古镇最繁华的地方就属长安老街了。

长安古镇的老街区,即使步行走的话,我想三个多小时也能走遍每个角落了。就这么个巴掌大的地方,当年我母亲怎么肯舍得离开省城杭州,心甘情愿地跑到长安镇上来落户打工?难道缫丝工的工种也属于金饭碗吗?我百思不解!不过,当时的长安丝厂倒是个国营大企业,而我母亲去长安丝厂工作前,一直在私营企业里上班。据我知道她年轻时特别想成为国营企业的职工,所以才有了这段人生经历。

 

作者:杨忆军 编辑:王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