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钱塘

芦叶粽子

www.hzjgnews.com.cn  2017年07月11日 10:25:10 星期二  

端午节前后,街头巷尾到处飘逸着粽子的清香。小时候,农家一年四季难得有裹粽子的时候,但端午节这天,大人们总要想方设法裹几只的。到了端午节这天,小孩子们就特别高兴,因为有粽子吃,有黄瓜、雄黄豆等好东西吃。特别是用本地山上产的竹叶裹的粽子,有一种特别的味道,多少年来,总也吃不厌。但是,在苏北吃芦叶粽子的情景,也使我久久难以忘怀。

三十多年前,我在苏北黄海边上的部队里工作。那里在数百年前,曾经是古黄河的入海口,后来,由于黄河改道,就成了一马平川数百里的平原。河滩上,低洼里,到处长着青纱帐似的芦苇,风吹苇动,此起彼伏,站在高坡上举目远望,无边无际的一片,莽莽苍苍,有些苍凉的感觉。有一年端午节,几个浙江老乡聚在一起,不知不觉间,谈到了家乡的粽子。嘉兴籍的老项,说起嘉兴五芳斋粽子,那真要引得人流口水;余姚籍的老马,说四明山竹叶裹的粽子好吃;富阳籍的老周,说富春江边上竹叶裹的粽子好吃;我这个杭州人当然也要说杭州的粽子好吃啰!唉,“每逢佳节倍思亲”,碰到端午节,一种思乡之情油然而生,多么想尝一尝家乡的粽子啊!

晚饭后,几个老乡相约外出散步,边走边谈,不觉来到一户农舍前。一股从来没有闻到过的奇异的清香从屋里飘逸出来,似乎是煮粽子的香味,难道这里也有粽子?我们不觉停住了脚步。

“解放军同志,快进来坐坐!”一位操着浓重苏北口音的老大娘热情地招呼我们。出于好奇,我们进了屋,只见腾腾热气中,一锅粽子刚刚煮好。

“来,都尝一尝,我们本地的粽子。”老大娘十分好客,给我们每人递上一只。“不吃,不吃”,我们连连推辞。

“咳,今天是端午节,军民一家人嘛,个把粽子算什么?你们不吃,我会不高兴的。”老大娘见我们不肯吃,板起脸来,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盛情难却,我们只得从命。粽子是用河滩上采来的芦苇叶子裹的,芦叶很嫩,很新鲜,每只粽子用三、四片芦叶裹成,个头比我们杭州的粽子要小得多。剥开一看,煮熟的糯米饭已呈浅灰色,吃到嘴里,好像略有一点苦涩味。虽然远不及我们杭州粽子的味道好,但是,第一次吃,倒也觉得别有一番风味。我们一边吃,一边连声说:“好粽子,好粽子”。站在一旁的老大娘见我们称赞她的粽子好,一高兴,就滔滔不绝地向我们讲述开了:“当年,新四军在这里打日本鬼子,解放军在这里打反动派,我们这里的老百姓都是用芦叶裹的粽子慰问前线,这里有的是芦苇叶子,就地取材,方便得很,用芦叶裹的粽子易带、不易坏、耐饥饿,很受部队指战员们的欢迎。我那时候还是一个小姑娘,也学着和大人们一起裹粽子呢……”大娘说着说着,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我们望着大娘,静静地听着她讲述,一种崇敬的心情,从心底里油然升起。

告别大娘时,嘉兴籍的老项趁老大娘不注意,悄悄地在桌角的茶杯下,压上2元钱,1斤粮票。因为部队里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中有这么一条:“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我们吃了大娘的粽子,那能不付钱呢?

作者:傅华生 编辑:王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