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钱塘

顶上功夫汤师傅

www.hzjgnews.com.cn  2017年07月07日 09:49:06 星期五  

说起汤师傅剃头的功夫,在牛田村及周边村坊的中老年人当中,还真是有点名气的。不过汤师傅自己倒是蛮蛮谦虚:“真是高抬我了,这不过是我挣饭吃的手艺,哪里能算得上什么功夫。”

汤师傅是“真人不露相”,其实他的手艺是有真传的。他十四岁到九堡的理发店当徒弟,一开始发煤炉、扫地、打杂,先从小生活做起,再学洗头、蹲马步,然后才慢慢捏剃头刀、练手势、剃光头,再学修面理西发、烫头发。汤师傅一边替我刮胡子,一边和我聊天:“常言道,师傅领进门,修行靠自身。师傅只是教你个要领、讲讲规矩,做个示范;这一招一式、手眼身法,还得靠自己琢磨。所谓手艺、手艺,全凭手里作数。眼睛看,脑子想,手里做,融会贯通,熟能生巧。比方说客人坐落,镜子一照,你就要根据他的长相、头型来确定他的发型,等生活落手,客人看着光鲜亮丽的发型,自然满意而归。要是你心中无底,给他剃出个三不像的头样,岂不是自己敲自己的饭碗,即便是剃个光头,也马虎不得。老底子听师傅说过,剃头是在人的头顶上面做生活,凡事从头起嘛,所以在三百六十行里头,剃头排在头一行,可见这碗饭不是介好吃的。”

尽管汤师傅的剃头店开在自己家里,不显山不露水,除了玻璃门上有牛田理发室几个红字外,也看不出还有什么特别的标识。可是不管天晴落雨,找他剃头的人们总会熟门熟路地找到这里,陆陆续续地跨进他的剃头店,那情景犹如走进自己家里般的随意。

看汤师傅剃头,那真叫有意思:就说洗头,第一遍粗洗,第二遍精洗,第三遍清洗,他从不偷工耍滑,三遍就是三遍。手势由重到轻,用力恰到好处,让人觉得既舒服又畅快。

再说修面,更是让人叫绝:只见他将靠椅轻轻放倒,让客人成半躺姿势,而汤师傅则微屈双腿,半蹲马步,从额角头开始修面;一把剃刀在他手里使得如蜻蜓点水、上下翻飞,一会儿正手、一会儿反手,刀锋所及,发出轻微的咝咝声,毛发随声褪去,面孔重现光润。随着剃刀的步步深入,汤师傅的左手一会儿按眼睑、一会儿提鼻翼、一会儿拎耳垂,引导着剃刀在五官之间的各个角落游走,而客人却在刀锋与皮肤亲密接触的舒坦中安然睡去……直等到汤师傅掏好耳朵、通好眼管、剪妥鼻毛,最后摇起椅子,收拢围布往空中一甩——啪!一声响,客人才猛然惊醒,朝镜子里看看,自己的面目已是焕然一新一新,高兴之余,朝汤师傅翘翘大姆指:“老师傅的刀功,绝对ok。”

说到汤师傅的刀功,曾有这样一个桥段:“……早年他在九堡老街上剃头时,正为客人剃一光头,快要落手之际,只见一只绿头苍蝇,老是嗡嗡嗡地围着手边乱转,一歇不歇叮在这颗光头上,弄得客人心里直发毛,惹得汤师傅一时性起,看准机会,手臂轻提,唰地挥了出去,只见一道寒光掠过头皮,刀锋过处,那只绿头苍蝇早已身首两断!吓得那位客人直摸头皮,直到确信毫发无损,这才把吐出的舌头收了回去……”后来有人问起这手“绝活”,汤师傅只是淡淡地一句带过:“苍蝇是脑西搭牢,撞上来的。”

老底子的理发店里,都习惯贴一副对联,诸如:“大事业头上做起,好消息耳边传来”“虽然毛发手艺,却是顶上功夫”等等,这既是理发行业的传统习俗,也足见世人对这门行业的认同和尊重,毕竟它与每个人息息相关。如今生活水平和社会条件都好了,人们对自身形象有了新的追求,于是理发行业也就有了如美容美发、形象设计、专业造型等许多新的升级版,为不同需求的人们提供服务。但笔者觉得,不管升级版也好,原生版也罢,只有技艺精、服务好,为大众所认可和肯定,才是最关键的。

从这个角度来考量,汤师傅的“毛发手艺”,真不愧为是“顶上功夫”。

作者:沈树人 编辑:王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