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国内

让农民借钱不再难 金华“两农”联手破解“三农”融资难

www.hzjgnews.com.cn  2020年10月14日 12:56:44 星期三  浙江新闻客户端

image.png

金东区江东镇横店村蜜梨种植户郭华正在给银行工作人员展示她家的蜜梨。浙江新闻客户端 拍友 池林做 摄

浙江新闻客户端

“借钱不难了。”这是记者最近在金华市农村采访时,常听到农民说的一句话。

“缺人、缺地、缺钱”,是乡村振兴战略推进过程中遭遇的共性难题。尤其是“融资难”这个在城市里也是普遍共性的难题,在农村更加凸显。

今年以来,这样的情况在金华农村有很大改变。金华市农业农村局、省农信联社金华办事处从年初开展深度合作,通过数据共享、政策共商、组织共进等手段,合力破解“三农”融资难。截至9月底,金华市仅农信系统农村普惠贷款授信就达到111.38万户,授信金额1627亿元,农户授信服务覆盖率占比达99.61%;比去年底授信农户增加45.25万户,授信金额增加344.98亿元;贷款农户32.5万户,比年初增加了2.01万户。预计到今年年底将实现农户授信百分百覆盖(剔除不守信名单后)。

这样的合作,给金华农村农民带来怎样的影响?记者带着疑问,走进金华农村采访。

数据共享 让农民借足钱

尽管种粮1400亩,多年前就注册成立了东阳荷生家庭农场,吕锋强一家在今年之前还是与普通农户一样,只能靠个人信用贷款进行投入。

“我们只知道埋头种田,不懂金融,更没动过脑筋用经营主体去贷款。”吕锋强说,资金短缺曾一度捆住他发展的手脚。今年,东阳农商银行把“荷生”农场信用贷额度从30万提高到179万元,让他不再为周转资金发愁,更坚定地拓展卖米市场、打响大米品牌。仅6月份吕锋强就拓展了两个大客户,大米销售量每月增加20吨。

东阳农商银行歌山支行里歌分理处主任蒋巧卿与吕锋强合作多年。据她介绍,这次敢授信上百万元,底气来自东阳市农业农村局提供的数据,“经营规模、粮食产量、大米销量,还有按照国家粮食补贴政策核算的种粮面积,一应俱全。不像以前,我们虽然熟,但他们家底多少,我真不知道。农业靠天吃饭,市场好好坏坏的也多,我怕贷款放多了,收不回来。”蒋巧卿说。

东阳市农业农村局毫无保留地提供数据背后,缘于金华市农业农村局与省农信联社金华办事处的合作协议,其中一项就是农业农村部门要在数据安全的前提下对银行开放农户的承包地、村集体股权、宅基地、资产、集体分红、负债、综合收入等数据,要求银行以此增加授信额度,保障足额信贷。

“富还有更富,美还有更美。金华许多农村经过多年发展已焕然一新,但也面临着如何在更高水平上发展的课题。还有一些村庄、农户则受限于地理位置、资金、能力等,发展相对滞后。但光靠农户自己埋头苦干和农业部门一家的政策支持,没有资金活水,更富更美和变富变美的路都遭遇困难。”金华市农经总站站长孔祥卫说。

为给“三农”注入更多的源头活水,金华市农业农村局在省农信联社、省农业农村厅《浙江省农户小额普惠贷款试行办法》的基础上,与省农信联社金华办事处深度合作,联合下发《实施农村普惠金融改革助推乡村治理工作指导意见》,通过数据共享、政策共商、组织共进等等手段,消除银行放贷顾虑,让农民能够享受“足额、便捷、便宜”的金融服务。

掌握了农户的家底,银行放贷的“胆子”也大了。省农信联社金华办事处业务科负责人周旭光说,农民没有抵押物,信贷员放贷心里没数。如今,有了农户的基础数据,放贷有了研判依据,不再是“瞎子摸象”,自然更大胆了。

另外,为保障粮食生产,双方还约定,“给粮食生产企业的贷款,银行客户经理办理基础额度内无道德风险的全部实行尽职免责”。给客户经理“松了绑”,有效保障了粮食生产的资金量。据统计,今年金华市已为95家种粮大户(企业)增加授信4998万元,注入的资金,让种粮企业加快发展,为金华增加3万亩种粮面积。

政策共商 让农民借对钱

这些天,磐安尖山镇陈界村周红星一有空就跟儿子周万刚盘算,如何用足政策打造一个新的高端民宿。2007年,老周开了全村第一家饭庄;2018年,在新房里经营人均150元一天的民宿;今年,父子俩承包了村集体的一座三合院,准备打造每间每晚售价500元至1000元的高端民宿。

桌子上摊着一堆文件,都是23岁的周万刚从网上下载下来的,有《磐安农商银行“农家乐民宿”贷款管理办法》《磐安县“两进两回”贷款管理办法》以及大学生贴息贷款、农家乐装修补贴政策等。这些政策全用上,他们家不仅可以拿到300万元贷款,而且一年利息能省5万元。

山城磐安避暑游火爆。暑期里每天约有8000名外地游客在磐安农家避暑纳凉。红红火火的市场,在磐安县农业农村局副局长胡海彬看来却隐忧不少。农家乐发展了20多年,农民日均收益仍在百元左右,市场竞争日益激烈。而磐安农商银行行长沈旭勇更担心的是,面广量大的农家乐业主,一旦抗不过市场竞争,没有持续赢利能力,将直接影响银行的信贷资金安全。

原本各自担心的两人,被市里“两农”深度合作协议凑到了一起。一方有政策,一方有资金,这两根“指挥棒”用好,可以引导农民往更好的方向发展。一番“合谋”后,两个部门出台了引导农户发展高端民宿的一系列措施,形成了一个政策闭环:首先,利用农业农村局鼓励农家乐的政策,要求农家乐装修经农业农村局备案同意后,可获得最高4万元的装修补助;然后,经农业农村局备案同意的农家乐,最高可以贷款100万元;再者,为引进人才,回乡创业人员还能享受不超过50万元的利息补贴。这一通“组合拳”打下来,磐安全县861家农家乐经营户,准备新建和改造成中高端民宿的有100多家。

为精准施策,方便“三农”获得发展资金,金华市农业农村局与省农信联社金华办事处还根据农户客群渠道特点,因地制宜创新采用“整村、整街、整企、整群”四类客群的整体授信机制。经过行政村、农业协会等组织核定后,农户就可以顺利申请到贷款。

眼看着搬迁日期临近,原本着急的东阳市南马镇南新村村民马文弟,获得了农商银行20万信用贷款后,心安稳了不少。因横店机场二期扩建需要,他与其他149户农户,要搬到横店镇屏岩社区明辉小区重建。妻子残疾、3个孩子还在读书,原本不富裕的家庭,建房困难重重。幸运的是,明辉小区作为东阳市重点安置工程,获得银行的整村授信,解了马文弟的燃眉之急。“明辉小区位置好。只要房子造上去,每年出租就能有几万元收入,还贷不是问题。银行配合政府,给农户搭把手,大家都受益。”东阳农商银行副行长陈拥良说。

组织共进 让农民好借钱

采访中,东阳、磐安、成泰等多家农商银行信贷员跟记者倒苦水:“前些年,农村常有穿白衫衣的人进村行骗,卖假货、假药。我们也穿着白衬衣,他们看我们就像是看骗子一样,进村推广宣讲也难了。”穿着笔挺白衬衣的青年信贷员说。

从2005年开始,我国多家金融机构实施普惠金融。金华也有不少金融机构跟进。仅金华农信系统就单独评定了许多信用村和信用户。但由于没有数据共享,当地金融机构没有给农户真正发放过信用贷款,对农户贷款的作用也仅停留在利率的优惠和贷款额度的优先上,大多农民无法有效利用这个资源。

金东区江东镇横店村蜜梨种植户郭华说:“以前都不敢借钱,怕没有抵押物,利息贵、手续繁,偶尔急用钱都是亲戚朋友那里周转下。”今年村干部和蜜梨协会的人,陪着农商银江东分理处的信贷员,找到她家。她获得信用贷款30万元,还在手机上安装了银行APP,随借随还,利息比房贷还便宜。

一边是“三农”发展融资难,一边信贷员进不了门。针对农村普惠金融工作中的痛点问题,金华市农业农村局通过行政手段进行破解。他们要求各县(市、区)与当地农商银行联动,在乡镇(街道)、行政村逐层开推进会,让镇、村干部为信贷员引路,走村入户,与农户“面对面”问需求。截至目前,全市2851个村已全部召开过推进会。

“政府能为一家银行的业务引路吗?”面对记者的疑问,金华市农业农村局局长范冬岩表示,农信联社是该局合作的第一家银行,未来还将与各家有志于服务农村普惠金融的银行合作,目的是为了农民好借钱、借够钱、借对钱,为“三农”发展注入资金。此外,这些项目都可以享受到农商行提供的基础利率优惠政策,目前最低仅为4.35%,比5年以上住房按揭贷款利率还低1.13个百分点。像郭华与其他蜜梨种植户抱团后,通过婺州蜜梨协会合作社获得贷款,享受的是基准利率。东阳市南新村村民的整体建房贷款也享受到基准利率。


作者:记者 徐贤飞 编辑:李嘉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