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公安

杭州最近一周连发五起“学生绑架”诈骗案

www.hzjgnews.com.cn  2015年07月21日 09:53:24 星期二  

摘自6月15日《都市快报》

612日下午2点,一对夫妇慌里慌张跑进凯旋派出所,丈夫王先生扑到报警窗口,说女儿被人绑架了,绑匪要他们拿二十万赎人。“我听说过有类似的骗局,有点怀疑。但我女儿真联系不上了,而且他们还给我听了一段我女儿的声音,她在电话里喊了句‘妈妈,快救救我!’这下我不信都不行了……”

前一天,因女儿高考顺利

夫妻俩奖励她45千元外出旅游

王先生是温州乐清人,十多年前就来杭州做服装生意了。一家三口居住在景芳某老小区。

王先生说,女儿小敏几个月前刚满18周岁,今年刚高考结束。

“我女儿成绩很好。高考前我跟她妈妈答应她,要是她发挥出应有的水平,一定好好奖励。”王先生说,“她前几天考完,自己感觉相当不错,我们也都很开心,我就跟她讲,想要什么尽管跟爸爸说。”

611日晚上,吃好晚饭,小敏跟爸爸提起了奖励的事情。

“她说想要苹果电脑,想要iPhone。这些东西她上高中的时候我怕影响学习,都没给她买。现在她马上要进大学了,我马上答应了。她又说想跟几个要好的同学,到厦门去旅游,说是毕业旅行,我当然也很支持。”王先生直接把自己的支付宝账户和密码告诉了女儿,让她随便花。他的支付宝里有3万元。

没想到,女儿跟爸爸谈过话,又单独跟妈妈聊了聊。又从妈妈这儿要了1.5万元。

第二天清晨,夫妇俩起床,发现女儿不见了。这时女儿的手机已经关机,完全失联。下午1点左右,他们接到了“绑匪”电话。

监控里,小敏好像在四处躲着什么

民警调看了小区监控。监控显示,12日清晨,小敏独自一人背一个小背包离开了家。出小区后,她在附近找了一家银行,在里头待了大半小时。出银行后,她又跑去路边一家手机店,买了新手机和新的sim卡。

上银行、换手机、换电话号码,这一系列的举动都让人感觉,小敏有什么事瞒着爸爸妈妈。

换上新手机后,小敏就把原先的手机关机,然后在景芳一带漫无目的地、一直游荡到中午,最后在路边坐上一辆黑摩的,消失在了监控里。

民警当天傍晚就找到了监控里带走小敏的这个黑摩的司机。司机说,前一天是有这么个姑娘坐了他的车,但这姑娘很奇怪,好像没什么特定的目的地。她先让司机拉她到皋塘村一带,到了又说要去东站,最后在环城北路路边下了车。

“综合这个轨迹看,小姑娘应该是在躲避什么人。”办案民警说,“我们同时也去银行查了她的交易记录,记录显示她银行卡里攒的5000块零花钱、她妈妈给她的1.5万元,爸爸给的3万,全部汇给了一个外地账户。她爸爸也确认,她当天一早确实把他支付宝里的钱都转到了自己银行卡里……小姑娘遭遇通讯诈骗了,我们当时就有八九分把握了。”

最后在上海找到小敏

613日下午,凯旋派出所民警在上海南站旁的一家银行里,找到了一脸焦虑、独坐在等候席上的小敏。

“我们问她为什么不跟爸爸妈妈说一声就跑出来,在上海干什么,她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民警说,“我们又问,你是不是以为警方在抓你,是不是有公安局的跟你说你涉嫌犯罪了?她直接哭了……”

小敏身上还穿着前天离家时的那身绿色卡通连衣裙,头发也没梳,哭得梨花带雨。她说,自己这两天过得就跟个逃犯一样。

“前天下午,我一个人在家,家里座机响起来,我去接,对方是个男的,说他是××(国内一家大型物流企业)快递的快递员。他说他刚在检查包裹,发现有一个我寄出的包裹,里面有18张身份证,他怀疑我在犯罪,已经报案了。”

这个自称快递员的男子能报出小敏的姓名和身份证号。小敏平时热衷网购,跟这家快递公司打交道很频繁,她自己想想,要真有坏人冒她的名,利用这家快递做坏事,也完全合理。

“我急死了,跟他解释他都不听。他说现在山东警方已经受理这个案子了,要我直接跟警察说,然后就帮我接到公安局。”电话接通,是个自称“蒋警官”的温柔女警。蒋警官告诉小敏,现在小敏已经牵扯进了一起国家级的“特大洗钱案”,山东警方已经跟杭州江干警方发出了协助请求,江干警方很快就会对小敏上门抓捕。

“她说她相信我的,但我要赢这场官司,证明自己清白,就需要好律师。以我现在的处境,一露头马上就会被抓……她说她愿意帮我,只要我尽快把律师费和上庭费汇给她。”

“蒋警官”开口就要律师费、上庭费各5万元,并再三警告小敏,这件事如果告诉第三个人,就等于泄露国家机密,后果不堪设想。就算她只偷偷告诉父母,也是一样危险,搞不好连她父母“都要一起搭进来”。

无助的小敏,强作镇定,用要奖励的借口,问父母要来了4.5万元。第二天天不亮,她又在蒋警官指导下,偷偷离家,先把所有钱找银行汇了过去,又把留作“跑路费”的一部分钱,按蒋警官说的,拿去换了新手机、新号码。

接着她为了躲避追捕,四处逃窜(小敏说,坐黑摩的到环城北路后,她又坐公交车到了西湖边,在湖边到处躲藏,因为蒋警官告诉她,江干警方增加了警力,“江干待不下去了,你赶紧逃到西湖那边去”)。

躲到12日傍晚5点,蒋警官告诉她,杭州全市都已经在追捕她,叫她赶紧逃去上海。于是在蒋指点下,小敏又悄悄潜回东站附近,坐一辆“黄鱼大巴车”到了上海南站附近。当晚她找了家不用登记身份证的偏僻小旅馆,对付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又去筹钱。

因为不能告诉父母实情,但又急需父母的经济支援,蒋某骗小敏,录下了一句“妈妈快救救我”的语音,说是帮她去跟她父母“求助”。

另一边,到上海后,小敏又用爸爸给她的信用卡,透支购买了2万元金条(卡里已经没钱,透支也无法取现),然后再以微小折扣,把金条转卖给金店,拿到了约2万元现金,又汇给了蒋警官。

民警找到小敏时,她正因为无处可去,“躲在”银行里,为剩下的几万块钱发愁。这时候她前后已经给“蒋警官”汇去约7万元。

613日傍晚,小敏回到杭州,王先生跟妻子什么都没说,紧紧搂住了女儿。小敏跟爸爸妈妈说了对不起,又哭起来。

办案民警说,上周高考刚刚结束,有诈骗团伙看中了这个时间节点,专门趁父母不在,给刚考完试独自在家、社会经验不足、防骗意识薄弱的学生打电话。更恶劣的是,他们用传统的冒充公检法的诈骗手法骗了孩子后,又利用孩子来继续诈骗家长。

今年69日,留下派出所也接到了一起几乎一模一样的警情,当时被骗的女孩是个刚上大学的学生,跟小敏一样,她也因害怕,给骗子汇去了38700元,并找了一家小旅馆躲了起来。骗子当时也给这个女孩的父母打去了电话,骗他们说女儿被绑架,所幸骗局最后被民警及时拆穿,否则女孩父母已经把十多万元“赎金”汇了过去。

最近一周内,杭州已发5起类似案件。

警方再次郑重提醒,凡自称公检法等国家机关,说你涉嫌犯罪要对你资产进行调查,或要求你汇钱的,必为诈骗,遇到请立即挂机。实在吃不准的,可直接拨打110咨询。另外,如有犯罪分子来电自称绑架了你的家人,也应像近期这两起案件中的父亲学习,第一时间报警。

 

作者: 编辑:方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