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找回密码
 
西方社交网站卷入伊朗危机 帮伊反对派搞串联
www.hzjgnews.com.cn  2009年06月24日 23:38:01 星期三  来源:环球时报

“一百四十个字符意味着什么?”在过去一周,这个问题成了世界媒体热衷探讨的话题之一。140个字符是风靡世界的社交网站Twitter(一个微型博客网站———编者注)对用户发布信息的长度限制。在英语中,140个字符大概能说清两三句不太复杂的话。但就是这些网络上源源不断发出的两三句话,却将伊朗大选后的动荡烈度越煽越旺。伊朗反对派利用这些网站发泄不满,串联示威;西方媒体则从这些网站中流传出来的德黑兰街头抗议、冲突情况中寻找报道素材。对于这类网站所起到的意想不到的作用,西方表现得很兴奋,认为是找到了对付伊朗这样“独裁国家”的突破口,美国防长还直言,这些新型网站是美国“极为重要的战略资产”。但有不少分析冷静地指出,此类网站所发布的海量信息“喧嚣、主观、几乎不可验证”。2个月前已在摩尔多瓦“小试牛刀”的“Twitter革命”最终以失败告终,就说明了它的杀伤力是经不住检验的。

来自白宫的“奇怪指示”

美国时间6月15日下午,总部位于旧金山的“Twitter”公司接到了一封发自美国白宫的邮件,“ 请求”该公司推后其原定于15日深夜进行的系统维护。按计划,Twitter进行系统维护时将暂停网站90分钟的服务。此时此刻,远在万里之外的亚洲,伊朗首都德黑兰正深陷一场30年来罕见的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漩涡。

美国媒体敏锐地捕捉到了两起事件之间的联系。《纽约时报》17日称,美国国务院要求Twitter推迟系统维护时间,以保证不中断其服务,因为众多伊朗人正在利用这一网站向外界传递伊朗信息,于是,Twitter将计划延迟到了伊朗当地时间17日凌晨。《华盛顿邮报》则援引一名白宫官员的话说,国务院并没有下“指示”,“只是由经常与Twitter联系的人开展低层次接触”。据称,“负责接触”的是一位名叫科恩的白宫工作人员,15日下午他给Twitter公司一名创始人发了邮件。《华盛顿邮报》披露说,科恩在电子邮件中写道:“伊朗正处决定性时刻,Twitter显然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你们可以让它继续工作吗?”

“我们居然能在全球扮演如此有意义的角色,以至于国务院官员也强调我们的重要性”,Twitter网站在一夜间竟然具有了“某种政治影响力”,令该公司创始人之一斯通颇感意外。2年前,Twitter还只是几名科技人员的试验品。如今,在很多国家,Twitter已成为一种时尚的社交方式,其注册用户可以使用短信在手机和网络间传递消息,传递对象既可以是朋友,也可以是不相识的“跟随者”,消息长度则限制在140个字符之内。

在伊朗连日来的街头骚乱中,Twitter成了示威者发泄不满、相互串联以及向外界传播即时信息的一个重要渠道。由于骚乱期间伊朗政府对媒体和互联网实施管制,经由这些网站传出的德黑兰街头示威的照片以及冲突、伤亡情况甚至成了西方各大媒体报道伊朗的重要信息来源。

英国《卫报》列举了该网站上的多条讯息。一个名为“献身给穆萨维支持者的Twitter”注册账号,拥有6000多名“跟随者”,该账号链接到Flickr(一家知名照片发布网站)的页面,上面包括很多15日德黑兰集会的照片。一名叫 Persiankiwi的用户发送给其1.5万名追随者一个写满波斯文的谷歌页面,上面唯一的英文语句写道:“伊朗遍布着网络过滤器,所以请访问这个页面以便接受关于穆萨维最新的消息。”一位用户名为“2Hamed”的德黑兰大学生在Twitter上声称:“被政府杀死的大学生抗议者的尸体已被秘密掩埋。 ”据称,15日晚,Twitter上以“伊朗大选”为标签的讯息几乎每分钟就增加30篇。

除了Twitter,著名的社交网站“脸谱(facebook)”、视频网站Youtube等都在这次危机中被广泛地加以利用。即使在伊朗政府谴责一些国外网站故意发布蛊惑人心的消息,干涉伊朗内部事务,从而封闭了“脸谱”和Twitter等网站后,还是有很多示威者通过使用国外代理服务器的方式突破网络封锁,并用口耳相传的方式告诉其他人。

伊朗成“新颠覆手段试验场”

对于Twitter、“脸谱”等社交网站在伊朗动荡中所起到的“关键作用”,西方表现得颇为兴奋。《华盛顿邮报》21日援引一篇博客的话称,“这一平台的使用意味着你不可能再阻止人们,你不可能再控制人们”,该报称,“一种新的、强有力的力量正在生成 ”。《卫报》称,伊朗危机证明了,Twitter已成为一项强有力的政治工具,在此之前,美国一直找不到一种方式既可以影响伊朗,又不使自己过于陷入其中。

《纽约时报》分析认为,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上任后推行“网络外交”,重视利用社交网站“脸谱”、视频共享网站Youtube、图片共享网站Flickr和Twitter这些平台传递外交政策信息,声称要以网络力量来应付那些打压国内媒体的国家,而上周美国国务院与Twitter之间的那段插曲显示,奥巴马政府已经把社交网站视为“外交箭袋中的一支新箭”。

另据美国媒体报道,给Twitter公司发邮件的科恩正是负责具体执行国务院“网络外交”的工作人员,上个月,他还组织Twitter创始人等多名美国网络公司高管赴伊拉克会晤伊政府高层,讨论帮助其建设信息网络并推销Twitter。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在近日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直言,Twitter等社交媒体网络是美国“极为重要的战略资产”,因为“这些新科技让独裁政府难以控制信息”。在谈到伊朗时,盖茨甚至开玩笑地说,伊朗国家领导人在关闭通信系统时可能没有考虑到Twitter,“我猜,他们可能跟我一样,不太了解Twitter。”

西班牙《起义报》20日讲述了美英等国是如何使用这些新型网络介入伊朗动荡的。该报称,伊朗街头发生的对抗都是美国中情局暗中煽动的,伊朗成了“新颠覆手段的试验场”。文章说,美英和以色列情报部门已经酝酿出一套战术,通过散布耸人听闻的消息让伊朗民众“中毒”,并引发强烈不满情绪。首先,在选举当晚通过短信散布消息称穆萨维获胜,于是当几小时后内贾德宣布胜选时,看上去就像一个大骗局;随后,一些社交网站和微型博客的用户开始通过手机短信接收到一些关于政治危机和街头抗议行动的似真似假的消息,这些匿名信息大多传播枪击和大量人员死亡的消息,而这些消息直到现在都未得到证实;与此同时,中情局还指使美英等国的反伊朗政府者继续煽动混乱局面。《起义报》说,这些措施使人们无法区分Twitter上信息的真实性,谁也不知道这些信息是德黑兰抗议活动的目击者还是中情局特工发布的,其目的就是制造更大的混乱,让伊朗人内讧。

摩尔多瓦的前车之鉴

这并非Twitter等社交网站第一次显示其巨大的“煽动力”。两个月前,摩尔多瓦大选后发生的那场未获成功的“颜色革命”就被称为“Twitter革命”。

《纽约时报》4月9日曾详细披露过摩尔多瓦的青年组织如何策划“Twitter革命”的。文章说,“HydePark”和“ThinkMoldova”这两个青年组织是这次示威活动的组织者。“ThinkMoldova”领导人之一纳塔利娅·莫拉里在自己的博客中这样描述:“6个人,只用了10分钟的快速思考便作出决定,然后用数小时通过网络、‘脸谱’、博客、短信和电子信箱将消息传播出去……结果1.5万名年轻人走上街头”。

报道称,25岁的米哈伊·莫斯科维奇事发当天一直在通过Twitter网站对示威活动进行图文报道。第二天,他和同伴们通过“脸谱”和Twitter网站向外传播消息时,还特地为消息制作了“#pman”的标签,这几个符号正是摩首都基希讷乌市中心广场的罗马尼亚语缩写。当网络被切断后,莫斯科维奇就用群发短信的方式散布信息。文章作者美国人丹尼尔·马卡达姆斯还爆料称,美国情报机构参与了4月初在基希讷乌发生的骚乱活动,像“HydePark”这样的非政府组织网站得到了美国国务院文化和教育局的资金扶持。

摩尔多瓦官方的《独立摩尔多瓦报》5月8日称,该国“Twitter革命”的幕后推手就是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正是索罗斯利用Twitter等网站,在美英看不顺眼的国家制造动乱。据该报披露,就在摩尔多瓦反对派冲击议会大楼当天,一个名叫莫罗索夫的人在美国《外交政策》网站发表文章,介绍如何通过互联网发动“Twitter革命”,迅速将大批示威者聚集到基希讷乌的市中心广场。据报道,这个出生于白俄罗斯的莫罗索夫就是索罗斯开放社会研究所的工作人员,负责传授如何利用互联网,在“封闭社会”推动“民主运动”,以推翻“专制政权”。莫罗索夫公开称,这个项目涉及塔吉克斯坦、摩尔多瓦、叙利亚和泰国4个国家。他说:“我经常访问这些国家,以考察利用互联网和信息技术推翻专制制度的可能性。”

尽管摩尔多瓦“颜色革命”最终没有成功,但互联网研究机构、哈佛大学的博克曼中心却在随后发布的“社会媒体在颜色革命中所扮演角色”的报告中称,在摩尔多瓦这样一个科技不发达的国家中,科技在抗议示威活动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纽约时报》6月21日称,社交网络这种21世纪的“新宠”在格鲁吉亚、埃及、冰岛的抗议示威活动中都起到了帮助作用。

海量信息真实性遭质疑

Twitter等社交网站会成为“改变历史”的角色吗?不少媒体提出了质疑。在《纽约时报》看来,它的缺点与优点一样突出。Twitter难以被审查,即使网站被关闭,人们还可以通过短信或博客工具相互沟通和交流。这也是它能在伊朗政府对互联网采取管制措施后依然能发挥作用的原因。但《纽约时报》承认,Twitter上的任何消息都是未经证实的,“事实上,它散布了许多不正确信息”。华盛顿网络杂志《slate》的专栏作家也列出了由Twitter传出的包括穆萨维被软禁等在内的大量虚假信息。伊朗外交部官员则称,西方对伊朗报道的真实性不高于 50%。

《时代》周刊也认为,Twitter提供的海量信息喧嚣、主观、几乎不可验证,人们很难查找其消息来源,也不清楚发信息的人到底是在伊朗境内还是境外。用《纽约时报》的话说就是:“一些Twitter用户很有可能会故意欺骗你。”

“Twitter在伊朗的影响力为零”,洛杉矶的波斯语新闻网站经理亚哈内贾德表示,“看一看,你就能发现大多数都是美国人自己在Twitter上发帖子。”英国《卫报》则强调说,因为缺少可以建立起信任的面对面的社会网络,上一次在摩尔多瓦的 “Twitter革命”最终失败。

责任编辑:吴泽宇
专题聚焦
·深化打造“平安江干”争创法治建设 ...
·喜迎建国60周年
·转危为机推进科学发展 激情创业建设...
·聚焦2009江干两会
·千方百计保就业和衷共济克时艰
·政企携手 共克时艰
·加快大项目建设推进城市化进程
·打造最清洁江干
江干论坛
·民间文学《皋亭山传说》问世
·皋亭山传说——人生自古谁无死,留 ...
·彭埠的来历
·彭埠旧时习俗——“调(跳)白神”
·票证岁月
·用影像记录时代变迁
·小小工资单 看看大变化
联系电话:0571-86974666 E-mail:86974666@163.com 2006-2007 © www.hzjgnews.com.cn
浙新办[2008]14号 中共杭州市江干区委宣传部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