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干视频 数字报纸
时政播报 专题聚焦
本地新闻 社区风景线
国际国内 媒眼看江干
书记专集 区长专集
公示公告 一社一品
江干区情 江干人文
理论空间 文化文明
勤廉江干 平安江干
江干图库 江干论坛
江干新闻网>> 江干论坛

皋亭山传说——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www.hzjgnews.com.cn  2009年05月24日 15:44:04 星期日  

 

吴关荣
       南宋德佑年间(公元1276年),北朝丞相伯颜统帅号称二十万铁骑,分数路大举南侵,企图一举灭亡南宋皇朝。
        元军强渡长江,沿大运河经海宁长安,直逼当时的南宋都城临安(杭州城),正虎视眈眈地屯兵于临安东北的皋亭山麓,昏庸的南宋皇朝已处在命悬一线的绝境。
        这年初春的一个早晨,还是寒霜遍地。天刚放亮,临安城的北大门(艮山门)开启,一支一百多人的马队,举着宋字大旗,穿着各种服式,个个面色凝重的南宋官兵,出城而去。
        这是一支什么队伍?大清早的要到哪里去,去干什么大事呢?
        原来这是一支临时组建起来、代表南宋皇帝与北朝丞相伯颜去议和谈判的使节队伍。为首的是临危受命的丞相——文天祥。只见他头戴一字乌纱帽,身穿大红丞相官服,腰系国带,脚蹬朝靴,目视前方,气宇轩昂地安坐马上,不时地和前来送往的大臣兼好友张世杰交谈着朝中要事,在后面跟着的是他们两人的随从和卫队。当来到南宋官道走马塘的转塘头时,队伍就慢慢地停了下来。
        文天祥转身面对唯一能信赖和依靠的统兵将领张世杰,语气沉重地说:“将军留步,请多保重,往后坚守京都的大事就全仰仗您啦!”
        统兵张世杰心情沉重地说:“文大人,真是难为你了……,我真替你担心啊!”
        文天祥微微一笑说道:“时间紧迫,任务艰巨;你赶紧去调兵遣将,布防京师吧!京都安危的重担在你身上,你须尽快做好,才能从容应对啊。”
        随即从内衣袋里摸出一张宣纸,略加思索后又在上面圈点了几下,双手递给张世杰道:“这是我最新的破敌方案,还很不成熟,是否实用,供你参考。”
        张世杰接过宣纸后,从腰间解下一把形如匕首的苗刀,双手捧着送给文天祥道:“大人,拿着吧,您也要多保重!我们后会有期,还要共图大事!!”         
        文天祥看着这把对于张世杰来说珍如自己生命的苗刀,不由得心潮滚滚。心想:这哪里是一把苗刀,这是好朋友的一片赤诚之心啊!
        他用双手郑重地接过苗刀,藏在怀里,又紧紧地握住已泪眼相向的张将军大而有力的双手,充满信心地说:“再见了,咱们一定后会有期的!”
        他与张世杰再次互道珍重,拱手作别后,转身握紧缰绳,驰马绝尘而去。
        张世杰和前来送行的将士们肃立在道旁,泪流满面地和他们一一道别。真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别离之情,悲壮之景。
        以文天祥为首的使节团沿走马塘,穿九里松,过笕桥、丁桥,来到上塘河畔的赤岸边,原先接待外国使节、热闹非凡的班荆馆旁止,一路所见尽是“市集萧条觅无人,田地荒芜杂草盛”的凄惨景象。
        文天祥暗道:想我大好的宋室江山, 竟被一些奸佞之徒把持朝纲,以致国力衰退,造成今日的国破将亡,民不聊生的艰难困境。
        他想到奸臣胡虏的罪恶行径,内心痛苦万分。
        文天祥抬头前望,只见整座皋亭山历历在目,清晰可见,往日莺歌燕舞的秀丽景色,已为布满元军的营帐和马棚替代,早成了一座地狱式的吃人魔窟。
        特别显眼的是,皋亭山主峰上,飘着一面红底、印有白“元”字的大旗在寒风中乱舞,活像个落水之人伸手抓救命稻草似的。
        今天,文天祥来谈判的地点就是根据伯颜的意图,设在皋亭山主峰旁的元宝山上的大帐里。
        为了安排这个地点,元军统帅伯颜倒确实是煞费了一番苦心,做了精心的布置。他把大帐扎在元宝山上,其本意就是象征他这个胜利者掠夺到的金银遍地,元宝堆积如山;傍山而望,那建在山前赤岸港旁、象征南宋王朝的班荆馆犹如踩在自己的脚下,从而给人有一种居高临下,威势显赫的霸王地位,期望在南宋使者的心里产生莫名的恐惧,以便使他在谈判桌上攫取更多的好处。
        这日早晨,伯颜巡视了山中大营后,满意地坐在大帐里休息。不过,伯颜哪会想得到,今天来的谈判对手,根本不吃他的这一套。
        这时,来到皋亭山的文天祥,回头看看己方的侍从和卫队们,一个个神情坦然,刚毅坚定,都是钢刀架颈心不跳的英雄男儿,更激起他不辱使命,勇战群魔的斗志和信心。
文天祥带领这支人数不多的使节团队,以威武整齐的队形,很快就跨过元兵在上塘河上临时搭建的栈桥,来到了元营的阵前,使元军上下大感意外。
        文天祥在元军的辕门内下马,将缰绳递与随侍,又吩咐了几句话语,就带着两名贴身侍卫,昂首挺胸地朝中军大帐走去。
        从辕门到大帐之间约有百米距离,在这段夹道中,元军特意布置、排列了气势威赫的甲士立于道旁,这批甲士身上的铠甲和各种刀枪在阳光下闪发着刺眼的寒光。
        文天祥双目横视,气定神闲地走进两边武士排列的夹道,来到元军的中军大帐门前,只见两边还是排列着手执大刀的帐前卫士,文天祥正要跨步进帐之时,忽然间,两边卫士“唰”的一下,大刀上举,刀锋朝下,呈下劈之势。仅容一人勉强可以通过的甬道,人在其中,随时都有可能身首分家,变成肉泥的厄运。
        这种阵仗对于胆小的人,确有震慑心魄的作用,可对于久经仕途、沙场的文天祥来说,能起到什么作用呢?只见他横视着帐中的伯颜和两旁的卫士,发出“呵、呵、哈、哈、哈……”的一阵大笑,搞得众卫士满头雾水,不知所以,场面十分尴尬。
        那个坐于中军大帐中,满脸胡子拉碴,正微合双眼,似在打盹的伯颜,听到笑声,猛抬头朝外一看,刀阵前面昂首站立着一位身穿宋朝相服,正声如洪钟地说道:“北朝伯颜军营号称雄兵廿万,怎么,见我宋朝天使不过区区几人,竟会吓得如临大敌,靠刀剑壮胆,真是难得啊难得!”
        北朝丞相伯颜的军师唆都忙说:“哪里哪里,这是本朝为贵使安排的校军仪仗之礼,若贵使认为不妥,那就免了吧。”随即朝两旁的卫士一使眼色,举起的大刀都放了下去。
        文天祥正欲漫步进中军帐时,一名元军卫士突然高喊:“宋国来使,下拜丞相!”两边的卫士也齐声大喝:“下——拜——丞——相!”
        在一片下拜的喊声中,北朝丞相伯颜突然瞪大双眼,射出两道逼人的凶光。
文天祥还是不慌不忙,镇定自若地朝伯颜走近了几步,只是向他作了一揖,然后就挺立不动了。这时候,全场鸦雀无声。
        伯颜勃然大怒,喝道:“见了本帅,为何不拜!”
        文天祥冷冷地说道:“我是大宋丞相,尔乃元军之帅,按朝纲之礼,岂有丞相下拜元帅之举?”这铿锵有力的话语,说得伯颜霎时楞了一楞。随后,向左右挥了挥手,一名卫士搬来凳子,文天祥就毫不客气地、大大方方地坐了下去。
        此时的伯颜站起身,走前几步,把文天祥仔仔细细地打量 一番后,稍微客气地问道:“贵朝既然派你这位丞相大人前来议和,请问,有何高见,本帅很想领教!”
        文天祥“唿”地站了起来,凛然正气地说:“我朝已历三百来年,贵朝现在打算与本朝议和还是动武,请你明说!”
        伯颜吞吞吐吐地说:“此事好说……只要贵朝皇帝与本帅面谈。”
        文天祥接口道:“可是贵朝屡次食言,怎能取信于人!”
        伯颜厚颜地说:“行军打仗,可谓兵不厌诈;对于贵朝,我们历来是讲信用的。”
        文天祥又道:“讲信义就好,你我作为两国丞相,今天就订盟好,你们先退兵到江北一带,再将议和大事传呈贵朝,待贵朝皇帝令到,然后我们再继续议定具体细节之事吧!”
伯颜粗鲁地一挥手说:“这等麻烦干啥?”
        文天祥怒视着伯颜道:“看来你们想动武喽?”
        伯颜脸带轻视,得意地对着文天祥狞笑,还特别挖苦地道:“看我元军兵临城下,你们宋朝还有什么能耐?”
        话中的潜台词就是:你们都像只关在笼里的鸡,如再不识相,我随时都可以叫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文天祥恼怒地说:“可是,你们没有胜算,只有自欺欺人的空想。”
        伯颜反问道:“为什么?”
        文天祥道:“你朝连年征战,伤亡惨重,还有多少人力、物力可以调动参战?看我朝军民同仇敌忾,誓与京城共存亡。我们大宋的京师临安城,必将成为第二次常州之争,第二场合州之争夺,第二次走马塘之战(详见拙作《龙口地名的由来》),最终必将使你们这些贪婪凶残的暴君碰得头破血流,落个有来无回的下场!”
        这一番义正词严的话语,击中了伯颜的要害。
        伯颜听后气得暴跳如雷:“反了,反了,竟敢在大帐之中侮辱本帅,左右,把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拉出去砍了!”
        两名彪形武士拔出钢刀,架在了文天祥的身上。
        大帐内的气氛顿时紧张,只要伯颜“斩”字出口,南宋宰相文天祥就会身首分离。
        可是,这时的文天祥巍然不动,毫无怯意,只是报以更加轻蔑的眼光看着伯颜。
        伯颜凶残地威吓道:“你别假作镇静,本帅马上就叫你头破血流!”
        文天祥“哈哈”笑道:“民不畏死,死何惧焉?吾身为大宋宰相,就欠一死报国,任你刀砍斧劈,何惧之有!而你,枉为堂堂的北朝丞相,元军大帅,除了一个‘杀’字,还有多少手段,多少能耐?都使出来吧!”
        文天祥慷慨激昂的话语;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气概,震慑了整个元军大帐。
        南宋朝竟有如此刚烈,威武不屈的忠臣大员,倒完全出乎元军大帐内全体将士的意料之外。在两旁肃立的元兵都不禁为之动容,心中暗自赞叹。
        伯颜被文天祥视死如归的浩然正气气得几乎发疯,大有不知所措之感,顿时傻眼了。
平心而论,作为元军大帅的伯颜,最尊重的就是骁勇善战、悍不畏死的人。今天碰到文天祥这位宁折不弯的汉子,使他从心眼里十分钦佩。
        可是,在他的大帐里,又在这众多的下属面前,被一个敌方的使节辱骂得如此狼狈,实在使他咽不下这口恶气,涌张的血脉使他几近失去了理智,握紧的拳头击向案桌,“斩”字命令正要发出的时候,看到军师唆都等人惊疑的目光,就连忙改变了主意。
        心想:你文天祥想借我伯颜之刀,来成全你忠臣义士之英名,激起南朝将士抗元护宋的斗志;再陷我伯颜于不顾“两国交战,不斩来使”的基本道义,让天下人都耻笑我伯颜是个不仁不义的人皮草包?哼,我岂能中你的诡计,上你的恶当。反正你的性命已捏在我的手中,要杀要剐,又何必急在一时呢?
        于是伯颜的脸色和缓起来;捏紧的拳头松展开来;两卫士架在文天祥身上的钢刀也收了回去。
        一直注视伯颜脸色的文天祥心想:怎么,要熄火啦!不行,再给你加温,便狠狠地踏前一大步,直斥伯颜:“是战是和,你们到底如何,别像‘棺材里装的死尸,闷声不响’呀!”
        伯颜无言以对。
        为了在下属面前掩饰自己的丑态,老奸巨猾的他装模作样地与军师唆都耳语一番后,对文天祥道:“议和大事吗……明日再谈,今晚就委屈你在山中息宿吧。”不等文天祥回答,就朝左右一挥手,喝声“退帐!”便溜进帐内憩息去了。
        文天祥被元军侍卫押出大帐,监禁于驻扎在皋亭山的元军兵营之中。
        被元军囚于斗室之中的文天祥愤然作诗:
        “长安不可诣,何故会皋亭?
        倦乌非无翼,神龟弗自灵。
        乾坤增感慨,身世付飘俘……”
        再说回到临安的张世杰,拿出文天祥亲手交给他的宣纸细看,原来是一份文天祥精心描绘的皋亭山的地理图和破敌部署,有了这张图,张世杰根据其中要领,调兵布防,备战退敌就方便多了,内心不由得连声叫好。
        到了第三天傍晚,仍不见文天祥返回临安的张世杰,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他看看皋亭山山中烟雾弥漫,能见度很差,正是偷袭的大好时机。
        于是,张世杰就当即点起五百精兵,全部扮成元军。按照图中所示,兵分三路出击。东西两路各为一百人的队伍为佯攻,以烧毁元军粮草,扰乱敌营为主,便宜行事;自己亲率三百勇士渡赤岸,沿黄鹤山坡樵夫所走的密道,直取元军大帐,营救文天祥。
        这天晚上伯颜由军师唆都相陪,一起欣赏南宋奸臣背着朝庭、私下偷献的传国玉玺,内心无比兴奋,虽到深夜子时,还无睡意。正危坐于大帐之中开怀畅饮的时候,忽闻人声糟杂,匆忙到帐外一看,只见火光四起,杀声漫天,知是宋军偷营,为救文天祥而来,急忙传令加强对文天祥关押地的增援。
        原来这正是张世杰的部下躲过元军岗哨,潜入山中放火烧营,片刻间火光冲天,连做梦也想不到宋军会来偷袭的元军兵将,毫无思想准备,被互相践踏致死或被山火烧死的人不计其数,场面惨不忍睹,
        这一仗,张世杰带领的宋军以极小的损失取得了巨大的战绩。只是终因寡不敌众,在天亮前撤出了皋亭山。因为没有救出文天祥,成了张世杰心中最大的伤痛。
        到了次日早晨,元军大帅伯颜看着军中粮草被毁,部下伤亡惨重,无力再战的残局,便密令收军,押着文天祥退回北朝休整。
        当文天祥与其侍从在被元兵押往北朝的途中脱逃后,又重新积聚力量,高举抗元大旗,直到最后……

注:    文天祥简介
        文天祥(1236——1283),南宋末大臣,民族英雄。小明云孙,字天祥,后以字为名,改名子善,后又改名宋端,号文山。吉州庐陵(今江西吉安)人。宝佑四年(1256)进士。德佑二年正月,谢太后向援军投递降表,派文天祥与元朝丞相伯颜在皋亭山谈判时被拘留,后设法逃出。祥兴年(1279)十二月,文天祥被捕。次年正月,经珠江口零丁洋时,赋《过零丁洋》诗云: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以明不缺之志。
        南宋灭亡,文天祥被押北上,于元十六年(1279)十月初一日到大都(今北京)。在狱中时诗句墨迹传遍京城,被视同珍宝。至元十六年十二月九日(1283年1月9日)就义,终年四十七岁。
        元巴延之会师临安,也先屯军临平,然后进次皋亭山。元朝末年,朱元璋部名将常遇春进攻杭城,围城三月有余,因数战不利而召还。辛弃疾谓断皋亭之山天下无援兵。明初,明太祖分遣将帅平浙,命总兵李文忠取杭州,兵至富阳,分三路进城,屯兵余杭,曾遣部将茅成驻兵半山。明末,马士英又率方师樊掠此山。直至近代,半山西北古城山上的钱王寨城址,隐约尚存。《寰富有记》记载,皋亭山有石城,周围十里,即指此也。
作者: 编辑:李敬
我区有望继续实现安全生产三项事故指标“三个零增长”目标
笕桥镇召开创先争优集中点评会
市督察组督查我区市委人大工作会议精神落实情况
加快转变发展方式 我区拟出台产业体系扶持政策“升级版”
·市督查组督查我区市委人大工作会议精神落 ...
·加快转变发展方式 我区拟出台产业体系扶持...
·我区召开第三季度安全生产工作会议 加强监...
·赛博创业工场成立一年 800家大学生创业企 ...
·谢列卫调研笕桥镇浜河社区筹建学校
·区领导研究新一轮经济政策工作
·凯旋街道人大代表活动小组定向视察区卫生局
·民间文学《皋亭山传说》问世
·皋亭山传说——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 ...
·彭埠的来历
·彭埠旧时习俗——“调(跳)白神”
·票证岁月
·用影像记录时代变迁
·小小工资单 看看大变化

浙ICP备09057631号 浙新办[2008]14号 中共杭州市江干区委宣传部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联系电话:0571-86974666 E-mail:2787023642@qq.com